無怨無悔才有可能看到自己心之所向的成果

一次在電台訪問裡,主持人問我:「你怎麼會有勇氣做這些事情?從新創事業、性別選擇,甚至到面對大眾對你的各種疑問與好奇,要挺過這些一點都不容易,好難想像!」那次訪問,是我第一本出版新書《我,選擇不一樣》的宣傳訪問,探討內容全來自於書裡提到的故事、場景。

我是這樣回主持人:「我們在許多時刻會做出重要、不重要的選擇,但每個選擇之後,只剩下承擔與接受。不論這選擇的當下是出自於什麼理由,總之脫不了與個人利益相關,我不是比較有勇氣,而是我在維護個人利益上,有自己的一套見解。」

常聽到有人說:「如果不想活在『想做卻沒做』的後悔與遺憾裡,那就放開手去做,至少做了才知道自己有多少能耐與本事,可以無悔。」我常碰到有人跟我說:「你聰明,長得又不差,一表人才,為何要選擇打扮像個女生?你選擇當個男人不就好了?當個正常一般的男生,你不會輸給其他人。但你選擇用女性的外表在眾人面前,可能會造成你人生很大阻礙,你沒有想過嗎?」事實上,我有想過,也曾因此懷疑過自己,所有遭遇的苦難是不是因為自己選擇想當個女生而來。但是,比起質疑自己,更可怕的是否定過去一路堅持過來的信念。

「相信自己,進而催眠自己,告訴自己堅不可摧,即使軟弱也不能示弱,自己的命運由自己主宰。」我常這樣對自己說,其理由來自於:「如果要做一件事情,連自己都不願意相信的話,又怎可能說服別人接納?要是我無法接受自己正在做的事情,還表現出一副我很弱、我很糟糕、我很痛苦的樣子,又怎麼能夠讓那些相信我,跟我合作的夥伴感到心安?」因為,生活中每一件大小事,全出自於對自己所下的每個不同選擇,即使做了錯誤的決定,懊惱、懊悔也改變不了木已成舟的事實。只有堅定著信念繼續下去,才得以推動生活再次往前跨步。

不是我勇敢,而是我選擇想要勇敢,哪怕擔心受挫,甚至難過難堪,可是天底下沒有為我準備好的盛宴,更不會有全都妥妥當當放在那等我去收割的財富。想要什麼,只有靠自己盡力去爭取,用力去博拼,並且在所有的阻力、阻礙前面,一個又一個的經歷,且再次的跨越過後,才稍微有機會得以獲得一點點回報。

過程中,我會犯下無數個錯,做出多到數不清的錯誤決定,進而給自己無止盡放大的折磨及煎熬,落入責任陷阱之中,反覆的否定自己,讓自己可以為失敗找到開脫的理由。回歸到現實,一輪又一輪自我折磨過後,沒有改變的還是現實,想要改變這些已知的障礙與困難,還是只能重拾信念,繼續再戰。

「你不怕因為做了錯誤的選擇,造成無可挽回的後果,令你失去一切嗎?」主持人接著問我。我低頭沉思了一下,思索著怎麼回答比較好。幾秒過後,我嘆了口氣回主持人:「不知道。我無法預知、預測未來會怎麼樣。在大家認識現在的我之前,對很多人來講,我等於不存在,而我也在那個別人認為我不存在的世界之中,默默地過日子,在一無所有僅有家人的陪伴之下,過一天是一天。在外界還不了解我的時候,我也未曾靠名氣或是創作獲得任何的好處之前,我跟一般小老百姓沒兩樣,至今也是如此。同時,我還是個月光族,為了家庭開銷,每個月賺來的收入,全用在家庭之中。」我們不應該本末倒置,自己獲得多少,還是看付出了多少,最後能有多少在手上,也不是勉強的來。

舉個例子來說。從我選擇做女性的打扮之後,已經預料到會遭遇各種困難與挑戰。尤其在當下的那一分一秒,光是被家人知道,就已被痛打得體無完膚,更不用說走到社會時,人們看待我的眼神,每個眼光都像是針刺一般的銳利,每個感覺進入心裡,猶如荊棘在身上滾一樣,好痛、好痛。從一開始的每日以淚洗面,再到為了避開眼睛只敢看著地上走路,沒有一段過程不痛,可每一段過程都讓我更加成長、茁壯。因為,我選擇如此,我想要有自己的人生,我的人生別人又不會替我負責,我過得不好也不會有人主動伸出援手,特別是很多人落井下石很擅長,可要雪中送炭幾乎不可期待。我只有堅定著信念,相信自己能征服一切。

國小五年級做出的選擇,從現在39歲的我來看,真的只有「無怨無悔」四個字。誰能想像這28年來的每一天,又有多少的苦痛陪伴在身旁,又有多少人的不諒解、不理解,吿訴著我不該如此、不該這樣。一如當我有創業念頭時,獲得的第一個反應是家人說出:「不可以,不要做,失敗的人多,幾乎沒有人可以做成功,家裡無法支持你這麼做。」反覆內戰拉扯之下,自以為是的踏上創業之路,也誠如家人的說法,每一次都摔得很重,而且沒有成功的經驗,除了換得遍體鱗傷的結果,好像也沒能拿出幾個可以誇口的成果。

但,人生是自己的,一次不成功,那就兩次,兩次不成,那三次,三次沒機會,就四次、五次。想要過什麼樣的人生,別人無法強制與限制,只有自己的意志驅使之下,才會形塑出自己想要的人生。日子過得好或過得糟,別人不會為我負責任,只有我自己才能扛下人生的全部,因此,別再理會外界的紛擾與口語。想要的,別人不會自動給;期盼的,不會自動就發生,心所嚮往的一切,只有在自己專注、執著的在這條路上,堅定不放棄,緊握信念不遲疑,才有可能看到真正自己心之所向的成果。

訪問即將結束時,主持人最後問到:「值得嗎?這一切你覺得值得嗎?」我二話不說的大笑回他:「當然!不管做了什麼,也不論得到了什麼,好的壞的都值得,因為人生掌握在我手裡,藉英國詩人威廉亨利的一首詩來分享。」

夜幕低垂將我籠罩,
兩極猶如漆黑地窖,
我感謝未知的上帝,
賦予我不敗的心靈。

即使環境險惡危急,
我不會退縮或哭嚎,
立於時機的脅迫下,
血流滿面我不屈服。

超越這般悲憤交集,
恐怖陰霾逐步逼近,
我終究會無所畏懼。

縱然通道無比險狹,
儘管嚴懲綿延不盡,
我是我命運的主宰,
我是我靈魂的統帥。